武汉人的嗓门有多大?

时间:2017-04-27来源:文化武汉

【摘要】

你有没有听见,这座城市的声音 武汉,这座流动着一千多万人口的城市,每一天都有N种不同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。 对于武汉来说,声音是它的另一张名片。

你有没有听见,这座城市的声音

武汉,这座流动着一千多万人口的城市,每一天都有N种不同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。

对于武汉来说,声音是它的另一张名片。

我们做了这样一件事情:走到街头巷尾,收集最打动我们的声音。

第一站,我们来到了中山公园。

早晨七点半的中山公园热闹极了。

假山后面的空地,大爷敲着锣鼓,吹着唢呐,大妈来了一段戏曲。

公园门口,大妈甩着手帕、摇着扇子齐舞,碰撞出好听的节奏声。

成立了18年的癌症康复会成员合唱《达坂城的姑娘》。

“你看她们都几快活呃!”一位成员,在聊天间隙和我们笑谈到。她们将这首《达坂城的姑娘》的歌词进行了改编,并会作为参赛曲目参与到5月的红歌比赛。

清晨,中山公园内的忙碌丝毫不逊于其之外的地方。这群老武汉们几乎每天都聚集在这里,三五成群,百花齐放。

即使在今天,他们不再是城市最中心的群体,仍然坚持在发声。这些歌声、戏曲声慷慨激昂,转化成一股力量,彼此支持、陪伴。

第二站 循礼门地铁站

“循礼门到了。”

多几次擦肩而过,多沾染些烟火气,才能感受这座城市的繁华和本真。

第三站 汉口火车站

“旅客们,你们好,动车5225次列车已经开始检票了……”

这里数不清送走了多少个背影,又迎来了多少笑脸。广播在提醒乘客上车,你会离开还是留下。

第四站 花楼街

“回收冰箱空调洗衣机”从武汉话版变成了普通话的版本。

汽车急躁的喇叭声,夹杂着的拥挤和烦闷。马路对面,破旧的老巷也有它的热闹,就是高楼大厦与老街道的交错中,城市的厚度展现出来了。

武汉人的嗓门有多大,就有多温暖

大嗓门的武汉人,接地气的武汉话,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带着记忆深藏我心。

我们碰到了几位外地朋友,于是闲聊了下。

— 武汉给你什么印象?

“武汉人嗓门大。”

“说话的时候很凶,人很多。”

— 你学会的第一句武汉话是什么?

“吃了冒。”

“走,克过早。”

“伙计,蛮sán咧!”

—你喜欢武汉吗?

“喜欢。”

“我不知道,但我想毕业之后我会很怀念这里。”

“喜欢汉普,过早的时候把电脑落在板凳上了,阿姨特别大声把我喊了回来,她怕我听不懂,喊的时候就是说的汉普。”

有一些声音,一直被保留着

 

第五站 吉庆街

“三鲜豆皮热干面汤面宽粉馄饨水饺都有啊炒粉炒面炒花饭。”

“过早户部巷,宵夜吉庆街”,翻新后的吉庆街你去过吗?

 

第六站 江汉路夜市

“即使什么都不买,我也爱去那凑热闹,人挤人的走完夜市。”这是多少人的心声?大概老汉口们就是偏爱这里的市井气息吧,猛吸一口,世界变成彩色的。

但,也有一些声音消逝了……

第七站 南京路

“月亮走,我也走,我跟月亮提笆篓…”

老汉口的街道,老人倚着旧墙唱给我们听。记忆里的儿歌,是我们渐渐遗忘的声音。

(点击顶部视频02:40收听)

我们收集到了以上声音,也回想起一些记忆里属于老武汉的独特声音,“米酒~米酒~” 、“迪吧的嗨碟”、“咕噜咕噜三娘娘管金叉”……

我们努力寻找它们,却没有找到。

这些消逝的声音,成为一种提示我们的符号。它会让我们看到搅糖时,想飞奔过去围观,想不花钱拨弄几下转盘,直到指向心仪的图案;看到巷末修鞋的老师傅,想听他用已经听不清的声音讲述他或许与修鞋无关的故事……

去感受你身边还留存着的属于武汉的声音。

在这座城市,你记忆里最难忘的声音是什么?

欢迎留言。

R相关推荐+RELATED RECOMMENDATION

我演我青春,我爱我的城——2017武汉大学生戏剧...

为响应武汉“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计划”,由武汉市文化局主办,武汉人民艺术剧院、中国话剧协会•华中大区、中南剧场联合承办的“我演我青春,我爱我的城——2017武汉大学生戏剧艺术节”揭开序幕。

文化武汉  2017-06-06 评论(0)

P发布评论+PUBLISH COMMENTS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(您的言论仅代表您个人的观点)

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哦!

  • 全部评论
  • 我的评论

P热门推荐+POPULAR RECOMMENDATION

O原创文章+ORIGINAL ARTICLE